<rp id="zwyhl"><meter id="zwyhl"><button id="zwyhl"></button></meter></rp>
    <u id="zwyhl"><tbody id="zwyhl"></tbody></u>

    專題報道

    信息大時代引領者,互聯網大事件搶鮮播報

    全國人大代表、海爾集團總裁周云杰:工業互聯網是時代給中國企業的機會

    2021-03-10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刪除

      “科技創新永遠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因為保障供應鏈安全,使之變成自主可控產業體系,一定離不開科技創新,要突破卡脖子技術。”近日,全國人大代表、海爾集團總裁周云杰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

      今年全國兩會,周云杰共帶來了四份建議,涉及工業互聯網、區域經濟協同發展、老年群體智慧化便利生活以及國產醫療器械等領域,深入到人們日常生活的不同方面。

      “我覺得應該建立有特色、有差異化、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中國特色工業互聯網,這樣我們才能夠有話語權,能夠跟別人有對話權。”周云杰連續第五年針對工業互聯網發展建設提出建議,他認為構建一個中國特色工業互聯網體系,在當前歷史時期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意義。

      尤其是在逆全球化趨勢、貿易環境等大背景下,國家、中央適時提出雙循環戰略。周云杰認為,雙循環的本質和前提是要解決需求問題,只有需求和購買力起來,國內大循環才可能轉起來。而工業互聯網對激活承載大量就業、稅收的中小企業活力有著巨大作用。

      我國工業互聯網發展已到關鍵轉折點

      近年來,工業互聯網的發展越來越受到國家的重視,在《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行動計劃(2021-2023年)》,工信部明確提出實現工業互聯網整體發展階段性躍升的發展目標。今年是周云杰連續第五年針對工業互聯網發展建設提出建言,他認為,中國工業互聯網目前正處于起步發展期到快速成長期的關鍵轉折點。

      當前,具有中國特色的“三類平臺+五大模式”的多層次系統化的工業互聯網平臺體系已基本形成。周云杰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道,“作為制造業大國,中國擁有獨立完整的工業體系,產業規模和配套優勢明顯,工業互聯網平臺的行業綜合應用正在向縱深發展。”

      但與此同時,與發達國家發展水平和支撐我國高質量發展的要求相比,我國工業互聯網發展水平仍有較大提升空間。周云杰指出,目前我國工業互聯網的痛點之一在于企業數字化轉型需求和工業互聯網平臺的供給不能精準地匹配。平臺供給側存在著供給知識局限性、供給能力前置化、供給方面碎片化三個方面的不足。

      除此之外,中國工業互聯網還面臨著上平臺的企業多、服務提供賦能的企業少的難題。周云杰以海爾搭建的卡奧斯工業互聯網舉例,目前該平臺上有接近70萬家企業連接,但提供服務的企業僅占到10%左右,“這顯示出部分企業對于中國工業互聯網仍存在了解不足、信任不夠的問題。”他說。


      不過,與以信息化見長的美國Predix平臺和具備較好工業基礎的德國MindSphere平臺相比,中國工業互聯網也有自己的優勢。周云杰認為,中國既是一個工業制造大國也是一個消費大國,可以把消費互聯網和工業互聯網進行有機連接、融通,建立由用戶驅動的工業互聯網全生態。“工業互聯網是時代給中國企業的機會,中國在消費互聯網包括移動支付方面,應該說走在世界前列。”

      周云杰判斷,要真正讓工業互聯網發揮效率,企業工業體系達到4.0水平是必要條件,有用戶參與是其充分條件。讓用戶參與全流程設計,則是實現中國工業互聯網差異化的重要途徑之一。

      在周云杰看來,未來三年將會是工業互聯網領域新模式新業態爆發的重要階段。中國特色工業互聯網體系建設的加快,勢必有利于讓每一位消費者、每一家企業的個性化需求得到滿足,從而促進實體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對中國未來工業發展將產生全方位、深層次、革命性的影響。

      提升國際話語權

      作為一個全球化企業,海爾目前在全球的銷售網絡遍布160多個國家和地區。去年上半年,海爾智家海外市場實現收入470億元,占公司整體收入49%,且近100%為自主品牌。

      在家電行業,如果純做OEM代工的話很簡單,中等或偏小規模的企業做代工,利潤率可以達到3%左右,規模大一點的企業利潤率達到5%左右。“OEM廠家一開始就不虧,但是利潤率也不可能再提高。”周云杰表示,海爾在海外則采取另一種策略——堅持做自主品牌。

      在他看來,做品牌一開始的時候基本是投入,到后邊才是產出。“但我們的利潤率會逐步改善和提升,這是做自主品牌的好處,雖然時間非常漫長。”

      海爾對此可以說是深有體會,“在海外做品牌很痛苦,要耐得住寂寞,按照國際上的規律,在一個國家要做成品牌、做到盈利大概要八到九年時間。在美國,海爾從開始建廠到實現盈利,也花了八年多的時間。”周云杰說。

      近年來,伴隨著中國家電加速出海,中國的工業互聯網也開始走向世界。據了解,疫情期間,卡奧斯平臺對于海爾在海外市場的運營發揮了重要作用。

      “卡奧斯模式多年前就開始在我們海外的工廠使用,包括我們并購的工廠,像我們并購的GEA,新西蘭的斐雪派克,還有意大利的Candy,日本的三洋等,還有我們自己的投資工廠。使用了以后各平臺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周云杰向記者介紹道。

      周云杰特別指出,在海爾收購GEA后,并沒有采用美國的Predix平臺,而是直接使用卡奧斯平臺,現在已經卓有成效。據其透露,自2016年6月收購以來,通過有效的整合與協同,GEA保持良好增長態勢,市場份額持續提升。2019年公司北美區域實現收入579億元,較2017年471億元增加108億元,提升23%。

      卡奧斯平臺實現了中國模式的海外本土化復制,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中國特色的工業互聯網同樣也可以走向海外。

      據周云杰介紹,目前卡奧斯在大規模定制領域已經成為了全球公認的標準制定者和主導者,已主導和參與制定了36項國家標準、5項國際標準,覆蓋大規模定制、智能制造、智能工廠等6大領域,特別是在國際標準的引領上,卡奧斯主導了ISO、IEEE、IEC三大國際標準組織關于大規模定制方面的全球標準制定,為中國工業互聯網在標準領域贏得了全球話語權。

      隨著卡奧斯打造的中國特色工業互聯網不斷壯大,世界對中國工業的突破創新也產生了新的認知。去年9月,卡奧斯應邀正式加入歐洲聯邦云(GAIA-X),為德國工業4.0賦能。值得注意的是,卡奧斯是中國第一個也僅有這一個加入該項目的工業互聯網平臺,是歐盟外首個將平臺架構融入到歐洲數據和云主權中的工業互聯網平臺。

      “工業互聯網是時代帶給中國的新一輪發展機遇。”周云杰認為,通過工業互聯網打造各個行業的樣板,會讓中國在無數個細分行業誕生更多隱形的世界冠軍,從而形成具備中國特色的工業互聯網體系。“相信在國家政策的持續推動下,未來3到5年,中國必將在中國特色工業互聯網的建設中形成差異化全球競爭力,為全球產業變革帶來共創共贏的‘中國范式’。”他說。

      智慧家庭要融合適老化需求

      除了工業互聯網的發展,今年周云杰還特別關注到老年群體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種種“數字鴻溝”問題。

      網絡購物、線上掛號、移動支付……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快速發展,我們的生活變得越來越智能化,越來越便利。

      與此同時,對于老年群體來說,他們因為自身學習能力和接受新事物能力的下降,很多時候并沒有享受到數字化服務帶來的便利。手機支付、健康碼、網上掛號,甚至是家電繁雜的按鍵,有時候都在無形中加劇了部分老年群體的困惑和焦慮,很多老人甚至因此產生了挫敗感。

      據統計,截止到2019年底,我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總數超過2.5億,占比18.1%。“中國老齡化越來越明顯。”周云杰認為,怎么讓老年人不要被數字化社會邊緣化,這是對老年人的尊重,也是全社會的責任。

      居家生活是老年人群的核心生活場景,如何讓快速增長的老年群體享受到智慧家庭帶來的高品質生活非常必要。為此,周云杰在今年兩會上提出了《關于讓老年群體享受到數字化智慧化便利的建議》,主張重視老年群體需求,建議推進面向老年群體的智慧家庭產品和服務的標準體系建立,融合智慧家庭與適老化的多樣化需求。
    上一篇:合法經營,杜絕虛假宣傳,從禁用廣告法禁詞開始! 下一篇:關于網站設計中不能觸碰的禁區
    Copyright 星廣傳媒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吉ICP備09006155號 舉報專線:0431-81719000  

    吉公網安備 22010602000004號

    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